肉桂 Rou Gui

【品種來源】

本品為樟科常綠喬木植物肉桂 (Cinnamomum cassia Presl) 的樹皮。主產於廣東、廣西、海南、雲南等地。多于秋季剝取,刮去栓皮、陰乾。因剝取部位及品質的不同而加工成多種規格,常見的有企邊桂、板桂、油板桂、桂通等。生用。

【性狀】

常綠喬木,高12~17m。樹皮灰褐色,老樹皮厚達13mm,一年生枝條圓柱形,黑褐色,當年生枝條多少四棱形,密被黃褐色短絨毛﹔頂芽小,密被灰黃色絨毛。葉互生或近對生,長橢圓形至近披針形,長8~16(~34)cm,寬4~5(~9.5)cm,先端稍急尖,基部急尖,革質,邊緣軟骨質,內卷,上面綠色,有光澤,無毛,下面淡綠色,疏被黃色短絨毛,離基三出脈,側脈近對生,橫脈近平行﹔葉柄粗壯,被黃色短絨毛。圓錐花序腋生或近頂生,長8~16cm,三級分枝,分枝末端為3花的聚傘花序﹔花被內外兩面密被黃褐色短絨毛,花被筒倒錐形,裂片卵狀長圓形﹔能育雄蕊9,花絲被柔毛,第一、二輪雄蕊藥室4室均內向,上2室較小,第三輪雄蕊在花絲上方1/3處有一對圓狀腎形腺體,藥室4,上2室小,外側向,下2室外向,內輪為3枚退化雄蕊,先端箭頭狀正三角形﹔子房卵球形,無毛,花柱纖細,柱頭小。漿果核果橢圓形,成熟時黑紫色﹔果托淺杯狀,邊緣平截或略具齒裂。花期6~8月,果期10~12月。

【性味歸經】

辛、甘,熱。歸脾、腎、心、肝經。

【功效】

補火助陽,散寒止痛,溫經通脈。

【主治】

  1. 用於腎陽衰弱的陽痿宮冷,虛喘心悸等。本品甘熱助陽補火,為治命門火衰之要藥。常用治腎陽不足,命門火衰的陽痿宮冷,腰膝冷痛,夜尿頻多,滑精遺尿等,多與附子、熟地、山萸肉等同用,如腎氣丸、右歸飲。若治下元虛衰,虛陽上浮的面赤、虛喘、汗出、心悸、失眠、脈微弱者,可用本品以引火歸原,常與山茱萸、五昧子、人參、牡蠣等同用。
  2. 用於心腹冷癰,寒疝作痛等。本品甘熱助陽以補虛,辛熱散寒以止痛。治寒邪內侵或脾胃虛寒的脘腹冷痛,可單用研末,酒煎服,或與乾薑、高良薑、蓽茇等同用。治脾腎陽虛的腹癰嘔吐、四肢厥冷、大便溏泄,常與附子、人參、乾薑等同用,如桂附理中丸。治寒疝腹痛,多與吳茱萸、小茴香等同用。」
  3. 用於寒痹腰痛、胸痹、陰疽。本辛散溫通,能通行氣血經脈、散寒止痛。治風寒濕痹,尤以治寒痹腰痛,本品頗為常用,多與獨活、桑寄生、杜仲等同用,如獨活寄生湯。治胸陽不振,寒邪內侵的胸痹心痛,可與附子、乾薑、川椒等同用。治陽虛寒凝之陰疽,亦取本品甘熱助陽以補虛,辛熱散寒以通脈,可與鹿角膠、炮薑、麻黃等同用,如陽和湯。
  4. 用於閉經,痛經。本品辛行溫通力強,溫經通脈功勝,故可用治衝任虛寒,寒凝血滯的閉經、痛經等證,可與當歸、川芎、小茴香等同用,如少腹逐瘀湯。
  5. 此外,久病體虛氣血不足者,在補氣益血方中,適加肉桂,能鼓舞氣血生長。

【文獻別錄】

  1. 《別錄》:「主溫中,利肝肺氣,心腹寒冷,冷疾,霍亂轉筋,頭痛,腰痛,出汗,止煩,止唾、咳嗽、鼻齄,能墮胎,堅骨節,通血脈,理疏不足,宣導百藥。」
  2. 《本草求真》:「大補命門相火,益陽治陰。凡沉寒痼冷、營衛風寒、陽虛自汗、腹中冷痛、咳逆結氣、脾虛惡食、濕盛泄瀉、血脈不通、胎衣不下、目赤腫痛,因寒因滯而得者,用此治無不效。」

【用法用量】

煎服,2~5g,宜後下或局服;研末沖服,每次1~2g。

【注意禁忌】

畏赤石脂。

【現代藥理】

本品含揮發油,稱桂皮油或肉桂油。油中主要成分為桂皮醛、乙酸桂皮酯、乙酸苯丙酯等。此外,尚含粘液質、鞣質等。本品有擴張血管、促進血循環、增加冠脈及腦血流量、使血管阻力下降等作用。在體外,其甲醇提取物及桂皮醛有抗血小板凝集、抗凝血酶作用。桂皮油、桂皮醛、肉桂酸鈉具有鎮靜、鎮痛、解熱、抗驚厥等作用。桂皮油對胃粘膜有緩和的刺激作用,并通過刺激嗅覺反射性地促進胃機能,能促進腸運動,使消化道分泌增加、增強消化機能、排除消化道積氣、緩解胃腸痙攣性疼痛。桂皮油可引起子宮充血。桂皮油對革蘭氏陽性及陰性菌有抑制作用。桂皮的乙醚、醇及水浸出液對多種致病性真菌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延胡索 Yan Hu Sao

【品種來源】

本品為罌粟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延胡索 (Corydalis yanhusuo W. T. Wang) 的塊莖。主產於浙江、江蘇、湖北、湖南等地。夏初莖葉枯萎時採挖,除去鬚根,置沸水中煮至恰無白心時取出,曬乾。切厚片或搗碎,生用;或醋炙用。

【性味歸經】

辛、苦,溫。歸肝、脾、心經。

【功效】

活血,行氣,止痛。

【主治】

主要用於氣血瘀滯諸痛證。本品辛散溫通,「能行血中氣滯,氣中血滯,故專治一身上下諸痛。」其止痛作用優良,無論何種痛證,均可配伍應用。

  • 治胸痹心痛,配瓜蔞、薤白或丹參,川芎等;
  • 治胃痛,配白朮、枳實、白芍等;若偏寒者,配桂枝或高良薑;偏熱者,配山梔、川楝子;偏氣滯者,配香附、木香;偏血瘀者,配丹參、五靈脂。
  • 治肝鬱氣滯脇肋脹痛,配柴胡、鬱金等;
  • 治婦女痛經、產後瘀滯腹痛,配當歸、紅花、香附等;
  • 治寒疝腹痛,配小茴香、吳茱萸等;
  • 治跌打損傷,配乳香、沒藥;
  • 治風濕痹痛,配秦艽、桂枝等。
  • 近代臨床用治多種內臟痙攣性或非痙攣性疼痛,均有較好療效;也有治麻風病的神經痛,以及以0.2%延胡索鹼注射液作局部麻醉手術者。

【文獻別錄】

  1. 《雷公炮炙論》:「治心痛欲死。」
  2. 《開寶本草》:「主破血,產後諸病因血所為者。婦人月經不調,腹中結塊,崩中淋露,產後血運,暴血衝上,因損下血,或酒摩及煮服。」
  3. 《本草綱目》:「延胡索,能行血中氣滯,氣中血滯,故專治一身上下諸痛。」

【用法用量】

煎服,3~10g;研末服1.5~3g。多醋製後用。醋製後可使其有效成分的溶解度大大提高而加強止痛藥效。

【現代藥理】

本品塊莖中分離出右旋紫堇鹼(延胡索甲素),原阿片鹼(延胡索丙素)、消旋四氫掌葉防己鹼(延胡索乙素)、右旋海罌粟鹼、黃連鹼、去氫紫堇鹼、延胡索丑素等多種生物鹼。有鎮痛作用,效價為阿片的1/10,乙素和丑素作用較強,甲素次之,丙素亦有明顯的鎮痛作用;乙秦有明顯的鎮靜、催眠與安定作用,此外尚有輕度中樞性鎮嘔及降低體溫的作用。醇提取物,特別是去氫延胡索甲素,有明顯擴張動物冠狀血管,增加冠脈血流,對某些實驗性心律失常有效,總鹼水溶部分對室性早搏有效,作用與奎尼丁相似,去氫紫堇鹼能保護大鼠實驗性潰瘍病,減少胃液分泌,胃酸及胃蛋白酶的量。

川芎 Chuan Xiong

【品種來源】
川藭 (飲片)為繖形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川芎 (Ligusticum chuanxiong Hort.) 的根莖。主產於四川,係人工栽培。五月採挖,除去泥沙,曬後烘乾,再去鬚根。用時切片或酒炒。

【性味歸經】

辛,溫。歸肝、膽、心包經。

【功效】

活血行氣,祛風止痛。

【主治】

  1. 用於血瘀氣滯的痛證。本品辛散溫通,既能活血,又能行氣,為「血中氣藥」,能「下調經水,中開鬱結」。治婦女月經不調、經閉、痛經、產後瘀滯腹痛等。為婦科活血調經之要藥,常配當歸、桃仁、香附等同用。若血瘀經閉、痛經,配赤芍、桃仁等,如血府逐瘀湯;若寒凝血瘀者,配桂心、當歸等,如《婦人良方》溫經湯;若產後惡露不行,瘀滯腹痛,配當歸、桃仁等,如生化湯。治肝鬱氣滯,脇肋疼痛者,常配柴胡、白芍、香附等,如柴胡疏肝飲,若心脈瘀阻,胸痹心痛者,常配丹參、桂枝、檀香等。近代以川芎及川芎為主的復方治冠心病心絞痛,有較好療效。此外、傷科之跌扑損傷,外科之瘡瘍癰腫,亦可用之。治跌扑損傷,瘀血腫痛,常配三七、乳香、沒藥等同用,以活血消腫止痛;治癰瘍膿已成而正虛難潰者,配黃耆、當歸、皂角刺,以托毒透膿,如《外科正宗》透膿散。
  2. 用於頭痛,風濕痹痛。本品辛溫升散,能「上行頭目」,祛風止痛。治頭痛,無論風寒、風熱、風濕、血虛、血瘀,均可隨證配伍用之。前人有「頭痛不離川芎」之說。治風濕痹證,肢體疼痛麻木,本品能「旁通絡脈」祛風活血止痛。常配獨活、桂枝、防風等祛風濕通絡藥同用。
  3. 近代臨床還以川芎注射液靜滴,治急性缺血性腦血管病,以川芎嗪靜滴治腦外傷綜合症;以川芎配蓽茇製成顱痛錠治三叉神經痛及血管性頭痛、坐骨神經痛、末梢神經炎等病症。

【文獻別錄】

  1. 《本經》:「主中風入腦頭痛,寒痹,筋攣緩急,金瘡,婦人血閉無子。」
  2. 《本草綱目》:「芎藭血中氣藥也…辛以散之,故氣鬱者宜之。《左傳》言麥鞠、鞠藭御濕,治河魚腹疾。予治濕瀉,每加二味,其應如響也。血痢已通而痛不止者,乃陰虧氣鬱,藥中加芎為佐,氣行血調,其病立止。」
  3. 《本草匯言》:「芎藭,上行頭目,下調經水,中開鬱結,血中氣藥,嘗為當歸所使,非第治血有功,而治氣亦神驗也…味辛性陽,氣善走竄而無陰凝粘滯之態,雖入血分,又能去一切風,調一切氣。」

【用法用量】

煎服,3~10g。

【注意禁忌】

凡陰虛火旺,多汗,及月經過多者,應慎用。

【現代藥理】

本品含揮發油、生物鹼(如川芎嗪等)、酚性物質(如阿魏酸等),以及內脂素、維生素A、葉酸、留醇、蔗糖、脂肪油等。

  1. 川芎嗪能抑制血管平滑肌收縮,擴張冠狀動脈,增加冠脈血流量,改善心肌缺氧狀況及腸系膜微循環,並能降低心肌耗氧量,增加腦及肢體血流量,降低外周血管阻力;
  2. 能降低血小板表面活性,抑制血小板聚集,可預防血栓的形成;
  3. 可使孕兔離體子宮收縮加強,大劑量則轉為抑制;
  4. 并可抑制小腸的收縮;
  5. 水煎劑對動物中樞神經有鎮靜作用;
  6. 並有降壓作用;
  7. 有抗維生素E缺乏作用;
  8. 阿魏酸對兔疫系統有一定調整作用,可提高γ球蛋自及T淋巴細胞;
  9. 對Co60γ射線及氮芥所形成的動物損傷有明顯保護作用;
  10. 對宋內氏痢疾桿菌、大腸桿菌、及變形、綠膿、傷寒、副傷寒桿菌等有抑制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