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赭石 Dai Zhe Shi

【品種來源】

本品為三方晶系氧化物類礦物赤鐵礦的礦石,產於許多種礦床和岩石中。主產於山西、河北、河南、山東等地。開採後,除去雜石泥土,打碎生用或醋淬研粉用。

【性味歸經】

苦,寒。歸肝、心經。

【功效】

平肝潛陽,重鎮降逆,涼血止血。

【主治】

  1. 用於肝陽上亢,頭暈目眩。本品為礦石類藥物,質重沉降而長於鎮潛肝陽,性味苦寒,又清降肝火。故用治肝陽上亢肝火盛者,常與石決明、夏枯草、牛膝等同用,如代赭石湯,用治肝腎陰虛,肝陽上亢者,每與龜板、牡蠣、白芍藥等滋陰潛陽藥配伍,如鎮肝息風湯。
  2. 用於嘔吐,呃逆,噫氣等證。代赭石重鎮降逆,可降上逆之胃氣而止嘔、止呃、止噫。故用治胃氣上逆之嘔吐、呃逆、噫氣不止等症,常與旋復花、半夏、生薑等配伍,如旋復代赭湯。
  3. 用於氣逆喘息。本品重鎮降逆,亦降上逆之肺氣而平喘。用治哮喘有聲,臥睡不得者,可單用本品研末,米醋調服取效;用治肺腎不足,陰陽兩虛之虛喘,每與黨參、山茱萸、胡桃肉等配伍,如參赭鎮氣湯。
  4. 用於血熱吐衄,崩漏。本品苦寒,人心肝血分,有涼血止血之效。故用治血熱妄行之吐血、衄血,可與白芍藥、竹茹、牛蒡子等同用,如寒降湯;用治血熱崩漏下血,可與禹餘糧、赤石脂、五靈脂等同用,如震靈丹。

【文獻別錄】

  1. 《本經》:「腹中毒邪氣,女子赤沃漏下。」
  2. 《別錄》:「帶下百病,難產,胞衣不出,鑒胎,養血氣,除五臟血脈中熱。」
  3. 《衷中參西錄》:「能生血兼能涼血,其質重墜,又善降逆氣,降痰涎,止嘔吐,通燥結。」又治吐衄之證,當以降胃氣為主,而降胃之藥,實以前石為最效。

【用法用量】

煎服,10~30g,宜打碎先煎。入丸散,每次1~3g。降逆、平肝生用,止血煅用。

【注意禁忌】

孕婦慎用。因含微量砷,故不宜長期使用。

【現代藥理】

本品主含三氧化二鐵 (Fe2O3) 其中鐵70%,氧30%,并含雜質鎂、鋁、硅和水分。

所含鐵質能促進紅細胞及血紅蛋白的新生;對腸管有興奮作用,使腸蠕動亢進;對中樞神經有鎮靜作用;對離體蛙心有抑制作用。

(白)蒺藜 Bai Ji Li

【品種來源】

本品為蒺藜科一年生或多年生草本植物蒺藜 (Tribulus terrestris L.) 的果實。主產於東北、華北及西北等地。秋季果實成熟時來收。割下全株,曬乾,打下果實,碾去硬刺,除去雜質。炒黃或鹽炙用。

【性味歸經】

苦、辛,平。歸肝經。

【功效】

平肝疏肝,祛風明目。

【主治】

  1. 用於肝陽上亢,頭暈目眩。本品苦降,入肝,有平抑肝陽的作用。常與鉤藤、珍珠母、菊花等同用,以增強其平肝之功。
  2. 用於肝鬱氣滯,胸脅脹痛及乳閉脹痛。本品辛散,入肝,又有疏肝解鬱之效。可與柴胡、香附、青皮等疏理肝氣藥物配伍,用治胸脅脹痛,單用本品研末服或與穿山甲、王不留行等配伍,用治產後肝鬱乳汁不通、乳房脹痛。
  3. 用於風熱上攻,目赤翳障。本品味辛,又疏散肝經之風熱而明目退翳。用治風熱目赤腫痛、多淚多眵或翳膜遮睛等症,多與菊花、決明子、蔓荊子等藥配伍,如白蒺藜散。
  4. 用於風疹瘙癢,白癜風。本品辛散,祛風止癢。治療風疹瘙癢,常與防風、荊芥、地膚子等祛風止癢藥配伍;《千金方》單用本品研末沖眼,治白癜風。

【文獻別錄】

  1. 《本經》:「主惡血,破癥結積聚,喉痹,乳難。久服,長肌肉,明目。」
  2. 《別錄》:「治身體風癢,頭痛。」
  3. 《本草求真》:「宣散肝經風邪,凡因風盛而見目赤腫翳,并通身白癜搔癢難當者,服此治無不效。」

【用法用量】

煎服,6~15g。

【現代藥理】

本品含脂肪油及少量揮發油、鞣質、樹脂、醇、鉀鹽、皂甙、微量生物鹼等。水浸液及乙醇浸出液對麻醉動物有降壓作用。有利尿作用。生物鹼及水溶部分均能抑制金黃色葡萄球菌、大腸桿菌的生長。

石決明 Shi Jue Ming

【品種來源】

本品為鮑科動物雜色鮑(光底石決明) (Haliotis diversicolor Reeve) 、皺紋盤鮑(毛底石決明) (H. discus hannai Ino) 、羊鮑 (H. ovna Gmelin) 、澳洲鮑 (H. ruber (Leach)) 、耳鮑 (H. asinina Linnaeus) 或白鮑 (H. laevigata (Donovan)) 的貝殼。分佈於廣東、福建、遼寧、山東等沿海地區。夏、秋捕捉,剝除肉後,洗淨貝殼,去除附著的雜質,曬乾。生用或煅用。用時打碎。

【性味歸經】

鹹,寒。歸肝經。

【功效】

平肝潛陽,清肝明目。

【主治】

  1. 用於肝陽上亢,頭暈目眩。石決明鹹寒清熱,質重潛陽,專入肝經,而有平肝陽、清肝熱之功,為涼肝、鎮肝之要藥。用治肝腎陰虛,肝陽眩暈證,常與生地黃、白芍藥、牡蠣等養陰、平肝藥物配伍。肝陽上亢并肝火亢盛頭暈頭痛、煩躁易怒者,可與夏枯草、鉤藤、菊花等清熱、平肝藥物同用。
  2. 用於目赤,翳障,視物昏花。肝開竅于目,本品清肝火而明目退翳,為治目疾之常用藥。治療肝火上炎目赤腫痛,可與夏枯草、決明子、菊花等配伍;治療風熱目赤、翳膜遮睛,可與蟬蛻、菊花、木賊等配伍;陰虛血少之目暗不明、雀盲眼花者,每與熟地黃、枸杞子、菟絲子等配伍。

【文獻別錄】

  1. 《別錄》:「主目障翳痛,青盲。」
  2. 《醫學衷中參西錄》「石決明味微鹹,性微涼,為涼肝、鎮肝之要藥。肝開竅于目,是以其性善明目。研細水飛作敷藥,能治目外障;作丸、散內服,能消目內障。為其能涼肝,兼能鎮肝,故善治腦中充血作疼、作眩暈,因此證多係肝氣、肝火挾血上衝也。」

【用法用量】

煎服,15~30g。應打碎先煎。平肝、清肝宜生用,外用點眼宜煅用、水飛。

【現代藥理】

本品含碳酸鈣90%以上,有機質約3.67%,尚含少量鎂、鐵、硅酸鹽、磷酸鹽、氯化物和極微量的碘,煅燒後碳酸鹽分解,產生氧化鈣,有機質則破壞。石決明有鎮靜作用,在胃中能中和過多之胃酸。

羚羊角 Ling Yang Jiao

【品種來源】

本品為牛科動物賽加羚羊 (Saiga tatarica Linnaeus) 的角。主產於新疆、青海等地。全年均可捕捉,但以秋季獵取最佳。捕後鋸取其角,曬乾。用時鎊成薄片、銼末或磨汁。

【性味歸經】

鹹,寒。歸肝、心經。

【功效】

平肝息風,清肝明目,清熱解毒。

【主治】

  1. 用於肝風內動,驚癇抽搐。羚羊角性寒,清熱力強,善入肝,有良好的清肝熱、息肝風作用,所以最宜于熱極生風,為治療肝風內動,驚癇抽搐之要藥。如用治溫熱病熱邪熾盛,熱極動風之高熱神昏、痙厥抽搐者,常與鉤藤、菊花、白芍藥等配伍,即羚角鉤藤湯。用治癲癇、驚悸,可與鉤藤、天竺黃、鬱金、硃砂等同用。
  2. 用於肝陽上亢,頭暈目眩。本品亦有顯著的平肝陽作用,可與石決明、牡蠣、天麻等平肝潛陽藥物同用,共奏平肝陽、止眩暈之效。
  3. 用於肝火上炎,目赤頭痛。本品善清瀉肝火,故宜治肝火上炎之頭痛、頭暈、目赤腫痛、羞明流淚等症。常與龍膽草、決明子、黃芩等配伍,如羚羊角散。
  4. 用於溫熱病壯熱神昏,熱毒發斑。本品入心、肝二經,氣血兩清,有清熱瀉火解毒之效。用治熱病神昏、壯熱、躁狂、抽搐等症,常與石膏、寒水石等配伍,如紫雪丹;用治熱毒發斑,每以本品配入白虎湯中取效。
  5. 此外,羚羊角還用治肺熱咳喘,能清肺熱止咳,如羚羊清肺散。近年用羚羊角水解注射液,治療小兒肺炎、流感發熱、麻疹及其它發熱病症,均有效。

【文獻別錄】

  1. 《本經》:「主明目,益氣起陰,去惡血注下…安心氣。」
  2. 《本草綱目:「入厥陰肝經甚捷…肝主木,開竅于目,其發病也,目暗障翳,而羚羊角能平之。肝主風,在合為筋,其發病也,小兒驚癇,婦人子癇,大人中風搐搦,及筋脈攣急,歷節掣痛,而羚羊角能舒之。」

【用法用量】

煎服,1~3g,單煎2小時以上,取汁服。磨汁或研粉服,每次0.3~0.6g。

【現代藥理】

本品含磷酸鈣、角蛋白及不溶性無機鹽等。羚羊角外皮浸出液對中樞神經系統有抑制作用,有鎮痛作用;能增強動物對缺氧的耐受能力。煎劑能抗驚厥;有解熱作用。煎劑或醇提取液,小劑量使離體蟾蜍心臟收縮加強,中等劑量可致心傳導阻滯,大劑量則引起心率減慢、振幅減小,最後心跳停止。